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时间:2017-11-15
任剑清等人既已脱走,龙驭清空有怒气,亦无可发洩,当下分派部属四出探查,便率众而去。赵廷瑞命陆道人整领王府军士,一行人收兵 回城。
  赵婉雁为了保全向扬平安,答允随父亲回去,此时正与靖威王赵廷瑞并骑乘马,回往京城。小白虎随在马后奔着。马行虽不甚颠簸,赵婉雁的一颗心却自晃蕩不定,怅然若失。赵廷瑞寻得爱女,心情甚好,道:「婉雁,这些日子来过得如何?爹爹可想煞你了。」赵婉雁心不在焉 地嗯了一声,轻控缰绳,垂下头去。
  赵廷瑞见女儿愁眉不展,心里有底,暗道:「这向扬一日不死,婉雁终究不会死心。这小子既不肯为我所用,又跟皇陵派敌对,婉雁跟他 在一起,实难与龙驭清解释。眼前第一要紧之事,倒是要将他给除了。」
  赵婉雁恍恍惚惚地骑在马上,心中想的就只是向扬,几次要流下泪来,都强行忍住,暗暗对自己说道:「向大哥现下该平安无事了罢?等 个几天,定要想法子到赵州桥去,可不能给察觉了。」
  到了府中,赵婉雁也不多说话,独个儿抱了小白虎回入自己房里。当日她被白虎驮负救出之时,房中正值混战,闹得一团糟,此刻自然早 已清理妥当,富丽如初。她怔怔地望着一无他人的闺房,心道:「那天之前,向大哥跟文公子去了那么久,我也只是寂寞,却没有现下这般难 过,同样是别离,感觉却相差如此之遥。向大哥,你是不是也在想我?」她随意坐在绣床边,一手把弄着罗帐,心中说不出的惆怅。小白虎靠 在她脚边,似知其意,静静地卧着不动。
  不多时,一个小丫环走了进来,向赵婉雁请安,说道:「郡主,要不要安排洗浴?」赵婉雁摇摇头,低声道:「不必啦。」
  那丫环见她穿的是寻常粗布衣衫,又道:「郡主,要奴婢侍奉更衣吗?」赵婉雁仍是轻轻摇头,道:「我自己来,你……你先歇着罢。」 那丫环眼见郡主无精打采,不免心下担忧,道:「是。郡主,你刚刚回府,一定很累,请千万保重身子,有事就吩咐奴婢一声。」赵婉雁微微 一笑,道:「我会的,多谢你了。」
  那丫环这才退下。
  赵婉雁待她离去,轻轻歎了口气,出了好半晌神,站了起身,来到衣柜前,心道:「只是前几天啊,向大哥就是躲在这儿,避过了龙驭清 .」想到当日受龙驭清逼虐,情境之险,心中犹有余悸。她看着衣柜木门,忽然心中起了个念头:「说不定这几天来,一切都是梦中,向大哥 仍然藏在里面,我一打开,便见到他了?」她虽知此想不过是异想天开,仍然打开柜门,只见柜中整整齐齐地挂置着诸多衣裳裙带,缤纷华美 ,那日被白虎一尾卷乱的衣物都已收拾完好。
  她望着琳琅满目的衣饰,泛起一丝无奈的苦笑,自言自语道:「向大哥,你想看我穿什么呢?你喜欢我怎么打扮,我就怎么打扮。」静了一静,慢慢解下身上衣物,伸手在柜中取了一件月白丝衣,换了上去,缓步走到床边,揭开锦被,卧在床上,想到了与向扬之间诸般亲匿情事 ,不禁又是甜蜜,又是苦涩。
  伏在柔软的被榻里,赵婉雁心情略鬆,一时只觉甚是睏倦,脑海中向扬的身影逐渐模糊不清。秋风自窗拂来,赵婉雁眼睫阖起,不知不觉 地,渐渐沉沉睡去。
  不知何时,赵婉雁睁眼醒来,但见窗外一片黑,已然入夜。赵婉雁撑床起身,揉了揉眼,只见小白虎正卧在床边角落酣睡。睡了这一觉, 赵婉雁心绪已平和了许多,但思侣之情,毕竟不能忘怀。她心烦意乱,当下走出房间,步往后院,藉以散心。
  时值深夜,庭中一片静谧,淡淡的月光洒了一地。赵婉雁穿着一袭薄衫,翩然闲步,晚风轻送之下,甚为舒适。她思绪稍舒,心道:「如 何去跟向大哥见面,可得好好设想一下。」
  她随步走到一处假山水池之旁,忽见一块太湖石边隐约有个黑影,似是有人躲藏。赵婉雁凝目一看,便认出那人是王府护卫柯延泰,心中 好奇,道:「柯先生,你在这儿做什么?」柯延泰上前行礼,道:「王爷有令,近日乱贼肆虐,命小人和各位兄弟严密把守内外,是以在此。 」
  赵婉雁一听,秀眉微蹙,心道:「爹爹还是怕向大哥来找我。」忽然想到:「哎呀,这么一来,我要偷偷离开,也为难得多了。」她本来 意在散心,此时见父亲如此设防,心下反而更乱,一时也不愿多想,徒增愁思,回到房里睡了。
  此后三四日里,赵婉雁几次想藉故出府,均被护卫挡回,说道是不得王爷手谕,任何人不许出外,以免遭乱贼袭击。赵婉雁个性柔顺,虽 以郡主之尊,对王府中卫士也均温颜相待,众卫士也对她有敬无畏,不管赵婉雁说好说歹,只是面有难色地推托,总之不肯让行。
  数日之中,赵廷瑞一边调派军兵防卫,一边向龙驭清要求派人援守,以防向扬前来。于此之外,又派邵飞带人到城外寻找不见回归的赵平 波和颜铁。
  几天下来,赵婉雁未能踏出府门一步,成天在房中踱步,又气又急,心道:「要是向大哥在桥边等了几天,不见我过去,定要找过来了。 陆道长的武功已经这样厉害,爹爹又派了这么多人,向大哥怎么带得出我?不成,不成,非得想些什么方法出去才是。」
  可是她左思右想,始终拟不出一个策略。她并无武艺在身,只能偷偷溜出府外,然而众卫士防备严密,外人固然入侵不得,府中人士想要 外出,同样不易。
  赵婉雁苦无善策,心急如焚,不住歎气,不经意地望见小白虎,摸摸它的额头,轻声道:「宝宝,要是你也能替我想想法子,那就好啦。 」
  小白虎睁大了一双眼,突然歪着头,倒真似在努力思索些什么。赵婉雁微微一笑,又歎了口气,正做没理会处,忽听房外一阵喧闹,急促 的脚步声不时响起。
  赵婉雁心觉奇怪,抱着小白虎出了房,向一名卫士问道:「方纔怎么了?」
  那卫士答道:「启稟郡主,是小王爷回来了,听邵先生说,小王爷受了伤,正昏迷不醒,刚才是王爷派人请陆道爷来看伤势如何。」
  那日赵平波受颜铁反噬,内伤极其沉重,侥倖未死,为附近乡民发现,携回救治,又为邵飞找到,带了回来。赵廷瑞见儿子重伤,惊怒之 下,急召陆道人等高手前来为他运气疗伤,以保性命。
  赵婉雁不知情由,只道赵平波迟于回府,是以颇有惊扰。正想去看看兄长,突然一想:「哥哥刚刚回府,府里似乎有些乱,何不趁这时候 偷偷离开,说不定有点机会。」这念头一生,赵婉雁精神一振,赶到府中马廄,远远只见一名马伕正忙着分置草料,平日一齐看守的两名卫士 都不见人影。
  赵婉雁沉吟一阵,蹲下身子,将小白虎放在地上,轻声道:「宝宝,你帮我把他引开,等我偷偷骑马出去,你就赶快跟过来,知道么?」 小白虎听了,叫了一声,尾巴一甩,往马廄冲了过去。
  那马伕正将一捆草料解开,要放入马槽,忽听「哇呜」几声吼叫,跟着马嘶之声不绝,吓了一跳,转身来看,见是郡主平日带在身边的小 白虎正对着众马呼吼,不禁吃惊,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小白虎连扑带咬,弄断了几匹马的缰绳。马儿本已受惊,缰绳一断,再经小白虎张牙舞 爪地呼啸一番,已有三四匹马冲将出来。
  马伕被弄得莫名其妙,连叫:「不好,不好!」正要去定住奔跳狂嘶的马群,忽见一匹白马撒开四蹄,奔了开去,小白虎在后头狂叫猛追 .这白马是靖威王赵廷瑞的坐骑,神骏非凡,赵廷瑞极是喜爱,那马伕见它被小白虎赶往庭中,只怕竟尔奔出府外,走失了王爷爱马,如何担 待得了?大惊之下,连忙拿了马鞭赶过去,口中叫道:「快回来!」只一会儿,一马一虎一人追追赶赶地不见了蹤影。
  其余脱缰诸马嘶鸣一阵,也静了下来,有的在庭中来回走了几步,有的便走回马廄之中。
  赵婉雁大喜,趁着马伕不在,赶上去开了马廄后门,给自己坐骑安了鞍辔,翻身上马,纵马直奔出去。回头一望,尚不见小白虎,心料小 白虎出府容易,便不耽搁,一路快马加鞭,奔向城外,心头扑扑直跳,低声道:「马儿呀马儿,你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能不能见到向大哥,都要拜託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