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九章 柳暗花明(上)

时间:2017-11-15
到了公司,自是免不了被当众大骂。「臭婊子,让你再嚣张一天,过了今晚,看咱们谁是谁主子。」狠刀刀的暗骂着,突然看到月玲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对许如云不满的表情,心里也不由的一甜,还是有女人爱自己的。
  离下班时间还有两小时的时候,侯龙涛就藉故离开了。在外面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拿着月玲给他配的钥匙,到了四环边的一片涉外公寓区。许如云的房子是一幢二层的小洋楼,很漂亮。
  把车停的远远的,提着一个皮包从前门大摇大摆的进入室内。不到三分钟就有两个巡逻的保安从楼下经过,要不是月玲事先把保安的活动规律告诉了他,决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潜进来。
  虽说以侯龙涛的着装,谈吐,还有所驾驶的车辆,就算被保安拦住也能脱身,可如果说是找许总或是月玲,等一会儿她们回来时,很有可能会被告知此事,那就不太好办了。要是说找别人,又不知道具体名字,岂不是直接就露馅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第一步是成功了。先在房里巡视了一遍,把地形了解清楚。走进宽畅的卧室,一屁股坐在床上,颠了两下,还挺软的,很适合玩性爱游戏。
  反正许如云要和月玲在外面吃完饭才会回来,乾脆躺在床上歇一会儿,晚上要干的可是体力活,先得养精蓄锐啊,没想到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被楼下自动车门开启的声音惊醒,赶快把床单拉平,躲入了旁边的客房里。
  两个女人从通向车库的侧门进入了一楼的大厅,坐在褐色的真皮沙发上,许如云的脸有点红,更增美艳,显然是喝了点酒。月玲亲热的揽住许如云的脖子,「云姐,在美国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了,来,让姐姐亲亲。」说着,两个女人就抱在一起,两条红嫩的舌头缠了起来,还在对方的身体上抚摸着。「云姐,咱们上楼吧。」月玲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拉着许如云来到卧室里。
  「月玲,先洗个澡,再把我带回来的东西换上。」拿出两个印有VICTORIA『SSECRET字样的纸袋,把其中一个交给月玲。「那云姐在这洗,我去客房。」「为什么?以前不都是一起洗的吗?」许如云不解的问。
  「可以增加神秘感嘛。」说着就提着袋子跑了出去。「这丫头,不知从哪学来的这一套,也好,会更有乐趣的。」许如云一边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套装。
  「我得先洗个澡,云姐在等我呢。」在客房里,正被侯龙涛抱住上下其手的月玲费力的说。「你给她吃药了吗?」「嗯,我也吃了一颗呢。」在「亚当夏娃」新买的性药,没什么特殊作用,就是能刺激雌性激素的分泌,使女人的高潮来的更快一点。
  月玲开始洗澡了,侯龙涛打开纸袋一看,是一套浅灰色的内衣、吊带袜和一双银色亮皮高跟鞋,却没有内裤。「臭娘们,还挺有品味的嘛。」等月玲洗完了,把这套一换上,才看出那胸罩根本就只托在乳房的下缘,让它们更加上翘,大半的乳肉和乳头都暴露在外。丝袜的上缘是一圈宽宽的蕾丝花边,加上两条吊带连到腰上的吊袜圈上。
  从后抱住她,手指插入了女阴中,「宝贝。」「啊!坏蛋!」月玲一下蹦开,回头看着男人长裤上撑起的帐篷,「你怎么都……」「谁让你这么性感的。」「我得过去了。」「我教你的话都记住了吗?」「放心吧。」「去吧,看你的了。」在女人的圆臀上拍了一下。
  卧室中的许如云是和月玲一模一样的下着,而胸罩换成了欧式的束腰,全是黑色的。光这两套「衣服」,就起码要几百美金,看的出她对性生活的情调和质量还是很在意的。
  月玲走进屋来,关上门,在锁头上拧了一下,却没真的锁上。许如云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月玲,你好漂亮。」「再漂亮也没有云姐美啊。」两个女人又抱在了一起,捏揉彼此的屁股。
  热情缠绵的接吻,使两对丰满的乳房不停的相互磨擦,四颗鲜红的奶头早以硬立。如云伸手抠摸着月玲的阴户,发觉她和自己一样,也是淫水氾滥了。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平时要爱抚很久才能达到的效果,现在只是几分钟就出现了。
  二女倒在大床上,做起了水磨工夫。月玲斜躺着,如云则侧向另一边,四条圆润的丝袜美腿交叉着,两副美妙的阴户紧抵在一起。两个美人拉住对方的一个脚踝,下体拚命的磨擦,「咕叽,咕叽」的水声随之响起。
  「啊……啊……云姐……好舒服……唔……」「我……我……也好美啊……」如云拉下月玲的一只高跟鞋,把她的脚尖塞入嘴里吸吮着。药物开始起作用了,只磨了一小会儿,二女就都觉的离高潮不远了。
  月玲的阴阜是「光板无毛」,可如云却长着浓密乌黑的阴毛,它们在磨擦时不断的刺激着月玲的耻丘和阴核,让她提前败下阵来。一手猛拽如云的小腿,一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奶子,身体僵硬,「啊……云姐……我……我不行了啊……」「等……等姐姐一下……」如云也已到了紧要关头,在月玲高潮后又狠狠的蹭了几下,也洩了出来。
  两条软软的身子躺到了一起,「月玲,咱们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太想念对方了吧。」「那咱们再来一轮吧。」如云坐起来,一脸媚笑的看着月玲,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条很特别的内裤。
  皮製的内裤裆部有两根黑色的像胶阳具向两边伸出,向里的一根比较短小,向外的那根就粗长了许多,假龟头上还有一粒粒的突起。如云夸张的伸出舌头,在假龟头上舔了一下,斜着眼看着月玲,「今晚想要姐姐怎么伺候你啊?」
  正从门缝偷看的侯龙涛张大了嘴巴,舌头伸出老长,表情可谓卡通之极。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IIC中国的总经理,在床上居然如此的风骚。虽然从匡飞和月玲的嘴里有一点了解,可一个是说的不清不楚,另一个又是不好意思细说。如今亲眼所见,真是出乎意料。
  月玲也坐起来,拿过如云手里的内裤,也在龟头上舔了一下,「云姐,今天就让妹妹做一回男人吧。」如云笑着躺下去,「小丫头,平时求你你都不干,怎么突然主动起来了?」
  月玲把内裤套进双腿,拉到膝盖上后,换成跪姿,「我也想疼疼姐姐啊。」上牙咬住下唇,下颌上扬,双目微闭,将短小的那一头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内。
  如云看着她的样子,呼吸又开始粗重起来,「几天不见,月玲身上的媚气好像增长了不少,也许真的是太想我了吧。」却没想到,女人就像花朵一样,只有经过了男人精液的滋润,才能如此的盛开。
  月玲跪坐在如云的腰上,一手伸后,轻拨着如云的阴核,「云姐,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啊……姐姐都……啊……都听你的……」如云又被挑起了情慾,闭上眼娇喘着。
  月玲从床下拉出了侯龙涛事先放在那的皮包,找出两副手铐。因为她的手一直在玩弄着如云的阴核,如云只顾着闭目享受了,完全没注意她的行动。
  拉起如云的双手,放到头顶上,「哢哢」两声铐到了床头的栏杆上。如云在才惊觉,「月玲,你干什么?」声音有一点慌张。「姐姐,我听说如果人要是失去一个官能,其它的感觉就会更强烈的,是不是?」月玲撅着小嘴,趴下身来,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死丫头,你吓死姐姐了,从哪学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啊……嗯……」月玲的手又开始搓她的阴核。「姐姐,把这个也戴上。」说着就将一快黑色的绸缎蒙在了她的眼睛上。
  这次还没等如云有机会说话,就把粗大的假阳具插入了她的阴门里。「啊……妹妹……你轻一点……姐姐一下适应不了……」月玲听话的减慢了速度,还压下上身和她接吻。
  不一会儿,如云就开始挺抬臀部,配合月玲的抽插,「月玲……啊……姐姐……啊……今天好……好敏感……怎么……啊……怎么又要来了……啊……」「姐姐……我也很快活啊……嗯……」虽然月玲阴道中的假鸡巴较小,但她的阴道本就很紧窄,一样能得到不小的快感。
  月玲按着如云的大腿,又挺动了十几下,就看如云牙关紧咬,美臀悬空,「来了……来了……洩了……啊……」月玲停下了动作,看着她高潮中的美态,「云姐,你好美啊。」
  「哼……嗯……嗯……还不是你……你这个坏丫头搞的……」如云轻轻的一笑。月玲又开始抽插,「姐姐……咱们再来……」「啊……啊……好妹妹……啊……姐姐被你整死了……」刚刚高潮过的阴道敏感异常,使如云再次浪叫起来。
  「啪啪……」掌声响起,「精彩,真是精彩,许总高潮的样子真是能迷倒众生啊。」光着上身、赤足的侯龙涛推门走了进来。突然间听到男人的声音,如云大吃一惊,更令她不解的是,月玲还在不停耸动着屁股,一点没有被吓到的迹象。
  「什么人……啊……是谁……啊……啊……」快感还在不断袭来,想要拉掉蒙眼的黑布,才想起自己的双手还被铐在床栏上,「月玲……啊……停……啊……快……快把我放开……你怎么了啊……有人进来了……啊……啊……」
  「月姐……别怕嘛……啊……来的……又不是外人……嗯……好舒服……」月玲的回答简直把如云惊的无法言语。从月玲的话里,能听出来人是她们两人都认识的,可男人用的是假声,自己又在慌乱之中,怎么也想不出是谁,心中的恐惧更甚。
  感到床面向下一沉,知道是男人坐了上来。「玲儿,你的样子好浪啊。」男人说。「讨厌……啊……啊……云姐……美啊……坏蛋……唔唔……」月玲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明显是被人吻住了嘴。
  听着身上男女相互吸吮唇舌的声音,刚刚被压下去的情火又在如云胸中燃烧了起来。虽然她能强忍住不叫出来,可从下体传来的一下强于一下的快感却是无法阻挡的,心里明白,自己又快到高潮了。
  侯龙涛一手揉着月铃的乳房,一手贴在她的屁股上,向着如云按着。看着如云拚命忍耐的样子,知道她又快了,「来,玲儿,再加把劲,让咱们许总爽一下吧。」「啊……我……我也快了……能不能让我也……」月玲咬住男人的耳朵,娇媚的说。
  「当然了,你们姐妹俩能一起来,那最好不过了。」侯龙涛拨开勒在月玲臀沟里的皮内裤,在她的屁眼上按揉。「啊……啊……不行了……要来了啊……」随着男人手指的按动,月玲抽插的速度更加的快。就在她洩出的一刻,如云也疯狂的摇动着脑袋,再一次登上了顶峰。
  让两人歇了一会儿,侯龙涛亲密的抚着月玲的臀腿,「玲儿,还能继续吗?」「嗯……」月玲甩了甩汗湿的长髮,又开始挺动屁股。「啊……啊……月玲……不要了……我真的不能再……停吧……啊……啊……」如云已经出现了脱力的状况,浑身香汗淋漓,黑色的束腰都快被浸透了。
  「那怎么行呢?许总在公司里日理万机,回到家,当然应该尽情的享受一下了。」侯龙涛下了床,站在一旁,欣赏着她美丽的身体。黑髮盘在头上,一对豪乳高耸坚挺,乳首嫣红,纤腰丰臀,黑色的吊带袜和高跟鞋性感非常。
  「你……你到底……啊……嗯……是什么人……求你……啊……让我看吧……嗯……」如云再也没法忍耐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感觉了。明明不是瞎子,却什么也看不见,就像掉进了地狱一般,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没法承受的。
  「许总,你想知道我是谁,很简单,我想和你接吻,可又怕你咬我,只要你乖乖的满足我这个要求,我自然让你见我的真面目。」「啊……啊……我……我答应你……」如云答应的很痛快,完全是要给这个男人狠狠来上一口。
  「很好,但我要提醒你,你如果敢咬我,我立刻带月玲走。我完全有能力养她一辈子,你再也找不到她的。不说把你扔在这,被人发现时的尴尬,光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谁这一条,就能把你整疯。像你这种聪明人,是绝对不能忍受好奇心得不到满足的,对吗?」侯龙涛说着,坐到女人的身边,伸手把几根散出来的头髮从她的额头上拨开。
  如云终于明白了,她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淫贼。虽然她十几年没交过男朋友,但她知道男人看她的眼神。如果有男人能在自己的裸体前,考虑问题如此周全,说话时语气如此镇定,对自己的身体如此规矩,那个男人不是同性恋,就是城府深不可测。现在的这个男人,显然不是第一种。
  男人的嘴唇压了上来,先是轻轻的吮了吮她的上唇,舌头慢慢的伸进了她的檀口中。如云犹豫了一下,牙关最终也没有合紧,男女的舌头缠在了一起。
  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一点也不令人厌恶,他的舌头很温柔,轻柔的滑过它能舔到的每一个角落。两人不断的交换着津液,就像热恋中的情人。
  月玲的抽插还在继续,快感从没减弱过,嘴里又充满了十二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紧绷的神经不由的有些放鬆,「嗯……嗯……唔……」难奈的鼻音发了出来。
  男人突然又站了起来,「哼哼,不会这么快就动情了吧?那可就没意思了。」如云知道以现在的情形,反抗是无济于事的,慌乱更是要不得,只能设法让对方先乱了阵脚,才有可能脱困,「呸……呸……啊……你的嘴……啊……好臭……嗯……啊……」虽然只想说出骂人的话,可一张嘴,诱人的娇喘也就跟着出来了。
  「你也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女孩一样呢?刚才的表现,你我心里都明白,玲儿也看见了,是不是玲儿?」这时的月玲又快到高潮了,根本没法回答他。
  「啊……别……别耍嘴皮子了……啊……你的条件我做到了……嗯……履行你的诺言吧……嗯……」如云知道再说下去,对自己没任何好处,只能被进一步的羞辱,赶快转移了话题。「好,谜底揭晓的时候到了。」男人不再用假声了,就算不揭开蒙眼布,如云也已能猜到他是谁了。
  蒙眼布被月玲取了下来,男人背着手站在床前,那张像极了前夫的脸上带着平和的微笑。再往下看,一身漂亮的肌肉,比前夫强壮很多,裤子被勃起的阴茎撑的老高,「哼,还以为你……啊……不过也就……嗯……是个……啊……好色的……嗯……臭男人……」
  「哼哼,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香艳的景象,当然会有反应了。噢,我差点忘了,许总不喜欢男人,是不是已经把男人身体的样子都忘光了?不过许总能这么镇定,真是让我钦佩。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不问我要怎么对付你,也不问我是怎么搞定玲儿的,却光盯着我的性器不放,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如云的脸上一红,本想贬低一下侯龙涛,结果却被他用自己的话反过来侮辱了自己。
  「嗯……月玲她是个……啊……年轻姑娘……啊……被你吸引很正常……嗯……你想对我怎么样……不言自明……啊……根本不用问……哎……至于你……嗯……为什么要这么做……小男人的承受能力……也就这样了……啊……啊……」自以为把侯龙涛看的很透,虽已被月玲操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要在口头上佔上风。
  「许总太自信了吧?玲儿她不光是被我吸引,我们是相爱的;你也很清楚,如果我光要强姦你,以你和玲儿的感情,她决不会帮我的,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要是认为被骂了几次,我就会这么冒险的来报复你,你不光是小看了我,更是看轻了自身的价值。」
  如云现在是躺着,而侯龙涛是站着,从身体的位置上来说,本就对躺着的人造成无形的压力,前三轮的较量,又全以失败告终,力争在心理上压倒对方的企图没能达到,她真的开始有点害怕这个喜怒不现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