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护士长妈妈被轮姦 解脱绳索束缚

时间:2018-02-09
粗旷手臂用力打到我的头部,令我昏眩地倒在地上,隐隐约约间听到我妈妈难过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不要这样!不要打我儿子…不要…」
我晕厥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就被龙哥準备的绳索绑在他起身的床上,嘴中塞着预先準备好的毛巾,我心中暗忖:「完了!他好像策划此事很久了,那…妈妈…会被…」
想到这我不禁倍觉伤心却充溢着醋酸酸的感觉,在这种悲愤的情绪中我竟然产生兴奋的矛盾心理。我目光遥望着妈妈被胖子压在床上的场景;那胖子似乎知悉我目前的心情,用力嗅闻着妈妈的体味淫慾看着我说:「你妈妈身体好香喔!呵呵…奶也很大又软!」
一双手则开始轻柔地爱抚妈妈着酥胸,搓揉着乳房露出半个白皙丰满的胸部,使得我妈妈无法遏止的扭动着腰,低声啜泣一付手足无措的样子极力抵抗着说:「啊啊…不要….啊啊….放…..开……喔喔. ……啊啊……放…..开…」
龙哥站着端详了一下我妈妈充满不安神情,以及瞥看那爱抚不断扭动佼好淫蕩诱人的身躯,龙哥似乎想起了什么欢愉的事情,连忙对胖子兴奋地说:「小成!」
胖子肆意爱抚乳房瞥眼看一下龙哥说:「老大什么事?是不是想接手啊!」
「不是!你继续。」
胖子得意淫蕩的说:「老大!有什么事快说,别打扰我…呵…呵…我正…在快乐。」
我被绑住目光瞧望到我妈妈和胖子,上身的白色护士服被剥开露出优美弧度的香肩,坚挺突出的酥胸还罩着快滑落的白色胸罩。远远地就听见「哼…不要…哼……喔喔…放…开我…哼…」妈妈深吸一口气双眉不断地挑动轻声呼喊。柔亮的长髮飘逸着,清丽脸庞的两颊泛着红晕,随着略显轻浮的胖子的挑动,这种隔靴搔痒的痛苦,让搔痒不断在体内形成,慢慢侵蚀着妈妈的理智,依然使力的抗拒陌生男人的爱抚。我心中不停地吶喊:「妈妈要撑住!有机会快逃!…别被挑逗出感觉,快逃…快逃…」
龙哥一句话惊动了我和我妈妈,『小成,春药你放在哪?』
「老大,在我口袋里。」
龙哥看妈妈一眼淫慾说着:「小成抓好她,好让我喂美丽的护士小姐吃药,嘿嘿嘿!等等真不知会发生怎样的事。」
我妈妈听到极力摇头拒绝,苦苦哀求说:「不…不要…饶了我…不要…这样!」
我竖起耳朵听到『春药!』两字,它从我脑海里不止地掠过…,剎那间我被那两字重重捶击而惊醒,内心不断地思虑:「这下不妙了!平时在家播放A片春药剧情,竟然在我面前真枪实弹的上演,而且是我敬爱的妈妈。呃!糟糕,妈妈你快逃呀!…快逃!,A片剧情的女主角都逃不过春药发作任人摆布,任何女人都逃不过药效必定发情;别说你喽!敬爱的妈妈,应该会…任那二个人玩弄,不要啊!妈妈有机会你快逃…快逃啊…」
想到这里,其实内心却浮游出另一种我不敢相信的想法,我竟然想瞧看妈妈吃完春药的表情,想要看看妈妈发情淫靡的神态;想看一下妈妈变蕩妇的场景,以及妈妈变蕩妇会不会把持的住?一想到这,软趴趴的阴茎渐渐地胀大;我怎么会勃起而有欣悦感?内心又有醋酸酸的感觉,悲泣的情绪充溢矛盾心理。感觉到又另一种愤愤不平的心理显现,竟想让妈妈给那两个恶棍性交,比比看谁的阴茎粗?谁的阴茎大?看谁做得久?看谁技巧强?心境呈现种种複杂的思绪,而瞥见妈妈不停反抗男人的一步步侵佔,心灵充斥着疼惜、疼爱及不忍心那两个粗犷男人粗鲁的对待我敬爱的妈妈。我心里竟然又撇过希望妈妈被别人玩,希望他们不要太粗暴对待我妈妈,还有…还有…别射精射在妈妈的子宫里。种种複杂的思潮交织着愤恨、难过、悲泣、心疼、心痛、欣喜、兴奋、性冲动及无助与绝望,一遍遍侵袭我的心!
我奋力想挣脱绑着我在床上的绳索,不时颤动我的身躯,双手极力挣扎却途劳无功;嘴里一心想喝止两个『贱男人』再进一步对我妈妈的行径,却被充塞口中的毛巾阻止,『呜……呜…地』发声,一句话也使不上。
龙哥看到我的表情,得意的笑:「怎样?想救你妈妈啊!」此时拿出胖子递给他的药盒,「沙…沙…」药粒撞击声在我耳际畔传来,龙哥伸手拍击我的脸颊淫笑说:「你妈妈要被我干了,你是难过呢?还是兴奋呢?还是想打我呢?」
这时龙哥瞧一下我下体,兴奋地大声说:「喂!美女,你儿子那根老二已经翘高高了。」
妈妈此时仔细聆听龙哥所说的口语!稍微停滞没有反抗胖子持续的抚摸。
胖子好奇兴致勃勃的问:「老大,是不是真的?」
龙哥『嘿嘿!』两声对胖子点头,胖子对我大声喝斥:「真他妈的,犯贱!」
随后看着我淫笑说:「臭小子!你也想你妈妈被我们干吧!我就完成你的心愿。」
说完话顿时拿起一颗药丸,奋力撑开妈妈的下颚塞进嘴里!我心中暗付:「完了!不敢想像的活春宫要上演。」
妈妈『呸!』一声吐出嘴巴里的春药…
胖子愣住,手里抓起妈妈刚吐出的药丸问龙哥道:「龙哥怎么办啊!她不吃吐出来呀!」
这下,龙哥自个从口袋拿起针剂得意的说:「没关係!不吃就不要再餵她。」接着说:「我这里有自己调剂的强力春药,针剂式作用效果更快!」
此刻,胖子紧压住妈妈;龙哥边帮妈妈注射边得意洋洋的说道:「美女啊!你知道针筒内是什么成份吗?」
「不要…打进去…饶了我…不…不要……不要…别这样…」剎那间,妈妈呜咽地大叫:「好痛…好痛…不…不要…」
龙哥不理会妈妈继续说着:「XXX,它的全名是XXXXXXXX」
「美女,你是护士应该懂得它的作用吧!」
龙哥触摸妈妈的脸颊严肃的表情说着:「忘了告诉你,我以前大学念的是药理学系,因为擅自在学校里调剂管製药品并贩卖,所以被捕入狱!哈…哈…你就好好等待药效发作,享受欲仙欲死的性爱。」
胖子兴高采烈的问住龙哥:「老大,你真行!真看不出你留一手。」
龙哥得意忘形的说着:「不懂多一点,怎么带你们这一群小弟呀!」接着说:「小成!」
「老大什么事?」
龙哥看一下妈妈,淫慾着说「你可以放开她了!她现在已经是我们的玩具,顾好门口不要让她逃跑就好。」
胖子奋力推开妈妈倒卧在床铺,似乎长久来的心愿可以一次解脱的大声嚷着:「你这女人,每次上班都用你的身材挑逗我,大奶圆屁股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让我每天想着你打手枪!呵…呵…等一下我看你怎么发情慾火焚身呀!」说完兴致勃勃地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门口守候着!
眼下我真希望这景象不是真实的,妈妈有气无力地瘫软的在我隔壁床铺低声啜泣,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犹如待砍杀的羔羊,表情垂丧地呜咽悲泣,挣扎过后垂散凌乱的秀髮,以及紊乱不堪的床单,我不知『XXX’是什么成份, 但看着妈妈目前战败失意的脸庞,我大约知悉一二。我问着自己,如果我没来医院找寻妈妈,这样情况会发生吗?如果不来…妈妈一样被贪婪的贱人迷姦,我大概是蒙混在鼓里,醋劲应该不会像现在如此强烈;况且妈妈被蹂躏完回家岂敢大肆宣扬,之后与妈妈聊天我怎知她已被别的男人糟蹋过的,怎知是别的男人猛猛地抽插着两片阴唇,怎知妈妈曾经淫乱的被玩弄,真希望眼前这景象不是真的!
龙哥这时走近妈妈身边,一手搭在我妈妈纤细的腰上说:「美女,感觉到了吗?」妈妈奋力推开,眼眸狠狠地瞪住龙哥大声叫骂说:「混蛋走开,离我远一点!」
「别动怒!这样会加速药物作用时间,呵…呵…」龙哥笑笑地说完离开走来我这。
龙哥猥琐地对我淫笑说:「你死心吧!你在床上好好瞧瞧这场好戏。」
得意洋洋地淫笑的说:「今天你的妈妈是我们的!我帮你处理性饥渴的妈妈,应该感谢我才是啊!哈…哈…。」
「好好欣赏你妈妈渐渐转变蕩妇的脸孔哦!也差不多春药要发作了,不吵你看戏啰!我去陪你妈妈喽!」
龙哥慢慢地走进妈妈面前,轻声淫笑地说着:「美女,想不想做爱呀!」
我远远地看着妈妈,感觉她内心的理性和慾火不断地交战,想抵抗但无意义的扭动身体只是更引人遐思,此时下体却已经开始不安的耸动着,似乎体内有一种莫名的躁热蠢动着。恍惚的表情樱唇泛起轻轻地微笑,嗲嗲说了一句:「我……好热…」
眼睛微咪听到龙哥叫她,双眼稍稍地微张,整个人一副神智不清的呆滞,有些恍惚迷幻的微笑着说:「唔…唔…才没…有…想…做爱啦!」
似乎身体越来越烫,整个人好像燃烧似的,头脑也迷迷糊糊的,提手时也像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力气,身体渐渐地开始起了生理反应,两颊泛着红晕渐进地满脸潮红,不自觉的喘息加重而发出阵阵「喔…喔…」地呻吟;因药效持续作用感觉全身软软的热热的痒痒的,全身到处开始敏感不管谁触摸身体都会感到舒坦。
看着妈妈一付魂不守舍的样子,下半身那穿着透明丝袜修长匀称的双腿,不停地磨蹭彷彿想要止住药物发作的搔痒,无法遏止的扭动着腰,全身像是着火般的躁热又有莫名的酥痒感从体内窜出,扭动着身体来减轻这种感觉,白嫩嫩穿着丝袜修长匀称的双腿马上曝露出来,不由自主地伸出微颤的手从粉嫩的两腿间往上触摸;顺着修长匀称双腿缓缓的往上,隐约曝露出隔着透明丝袜的白色内裤,无法克制受药物控制淫靡的慾念,表情展现春情蕩漾,右手不自主地抚摸丝织的白色内裤外面,而不断地磨蹭自己私处,而诱人的双唇发出娇媚的呻吟。
药物持续地发作,缓慢地往春药最高颠峰作用去释放药效,才刚开始发作就这般的景象,可以想像接下来场面应该是酒池肉林,我目光看着妻子磨蹭私处还是觉得空虚,双腿不停的磨蹭身体不断扭动她佼好的身躯。随着药效一直作用,妈妈精神开始错乱的似乎快受不了渴望地找寻止痒物品!淫蕩的眼神四处找寻只要能满足私处无止境搔痒的任何物品。此时,看到妻子性饥渴的脸庞跨坐在床沿边,掀起护士裙扭动着雪白俏臀,隔着透明丝袜及丝织白色内裤里的私处,阴唇紧贴在床沿来回持续地磨蹭,嘴巴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床铺上,并发出舒坦的呻吟『ㄚㄚ……喔喔.…ㄚㄚ……喔喔….ㄚㄚ…』,一双手则开始轻柔地爱抚着酥胸,搓揉她的乳房开始肆意爱抚;彷彿感受到妈妈欲仙欲死很妩媚的表情,似乎很享受期中。
胖子不知何时从门口跑到龙哥身边,和龙哥站着远处端详我妈妈淫蕩行为好一阵子,龙哥淫秽笑说:「小成,摄影机準备好了吗?」
「打从她进来就放在床头柜在拍了!」
「嘿嘿!好样的。」
龙哥走近妈妈面前淫淫的浅笑说:「美女,要我帮忙吗?」
妈妈神情娇媚地急促的呼吸声「啊啊~~喔~」叫着。尚存少许的意识及残余的理智,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喔~啊啊~你…走开~喔~不…要看」
「是你叫我走开的喽!你最好待会不要来求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看吧!」接着淫威的口吻说着:「美女,你这辈子难得碰到一次两根老二侍候你吧!还是陌生人的喔!呵~呵~」
妈妈恍惚的癡态倾听龙哥所说的,娇滴滴地呼吸急促的软弱摇着头,娇艳肯求的眼神,其实内心是嚮往男人能够狠狠的抽插,哪怕是在体内射精都接受。
这时,胖子把妈妈按在床上,双手撑开修长匀称的双腿成『M字型』,伸头用鼻子奋力的嗅着那隔着丝袜及内裤里的私处,阵阵地散发淫靡的气味,妈妈双眉不断挑动,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啊啊~~喔~』娇艳的呻吟,那硕大的巨乳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双手软弱无力瘫软不再反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等着任人摆布糟蹋。
「老大,她阴唇湿到连内裤都渍湿出来了,呵~呵~连隔着丝袜都能闻到淫水味呀!」
「老大!老大!好熟悉的味道,原来护士也跟妓女一样的气味哇!」
「是呀!」
「小成先不要玩她,嘿嘿嘿…等她求我们干她。」
胖子似乎理解龙哥的好建议而放手离开妈妈,站在龙哥身边等着我妈妈欲罢不能的乞怜两人姦淫。这种欲擒故纵的作法,乞求、渴望、怜悯甚至期盼的景况,令人产生满腹的淫慾,也听说这种方式会增进性慾,但为何…是别人对付我妈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为什么?现在我被端庄的妈妈变为淫浪的行为,我反而比刚刚更加有着酸溜溜地醋意和莫名散发的兴奋;我持续地勃起!持续地被病房内淫靡的气氛,激发出想性爱的冲动。
这时我竟然看见妈妈像只淫蕩的母狗,趴在床上娇喘地发出阵阵的发情声,丝袜和白色丝织内裤早已经被自己褪到脚踝,揉搓着阴核使湿漉漉的阴道渗出淫水滋润着阴户,另一只手不停来回抚摸坚挺挺乳头,玩弄着丰满的双乳自慰着,为了想得到更多的快感,死命地扭动臀部让搓弄的手得到更多的刺激。妻子用妩媚的眼神勾引着龙哥,嘴角发出撒娇的口气轻声嚷嚷着:「龙哥…快过来嘛!龙哥…」
「叫我做什么呢?」有些不理会的态度。
妈妈妩媚撒娇的轻声呻吟着说:「哎哟!龙…哥…快过来嘛!你刚才不是…说要…干我吗?」
「你不是说不要吗?想要的话你就爬过来求我啊!」龙哥表情淫威的说。
看着妈妈听到龙哥所说的要求后,极度需要得到满足的从床铺爬下,爬着模样像极发情的母狗而缓缓地爬近龙哥。
双手托起乳房在龙哥大腿上不停地来回磨蹭,雪白的俏臀不时地摇晃;时而抚弄秀髮挑动妖媚的眼眸,时而忍不住的呻吟;因脑中极度想要性交,嘴唇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撒娇媚惑的乞怜说:「求求你们快点干我,我想……想要被干…用什么都可以…….快点…..我受不了了…快….」
「靠,老大她超骚的,我快忍不住了!看她那付欠人干的样子……光看就快射了。」胖子脱掉衣物剩下一件内裤色慾的说。
「想被操吗?」龙哥抚摸着我妈妈的头,顺势触摸着我妈妈的翩翩地秀髮,眼睛望着妈妈那恳求怜悯的眼神。
「想……」妈妈被内心的性慾快逼迫到眼泪汪汪的乞求着。
龙哥指着我,淫威的咧嘴笑了笑说:「那快去问你儿子是否同意呀!」
顿时,妈妈整个幼嫩白皙浮凸有致的身材,贴住龙哥的大腿不停地上下磨蹭,手指还持续爱抚着自己的奶头、私处,另一只手却令我不敢相像的是,饥渴的握住龙哥那隔着裤子的阴茎,纤细的玉手揉弄已被挑逗胀大的龟头,熟练的套弄龙哥的老二;这次妩媚媚惑的乞怜眼神转向我,撒娇恳求怜悯的口吻对我说:「小…明…小…明…我想……想要被…他们干……啊……啊」
我『ㄨ……ㄨ…地』发声,我想大声说:「不行跟别人!快帮我拿掉毛巾!塞着毛巾怎么回话呀!」
「美女,你儿子没说可以喔!」
妈妈继续用着妩媚媚惑的乞怜眼神,撒娇恳求怜悯的说:「求…求你…小!啊……啊…我…可以……被他们…干…吗?…啊……啊…小…明…妈妈我…忍…不住了…啊……啊…」
「啊……啊…小…明…对…不…起…啊啊…」
「美女,你儿子答应了吗?」
妈妈妖艳的眼神双眼微张看着龙哥,伸手不停地脱去龙哥的衣物,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啊……啊…….快点…他…答应了…啊……啊….快点…干我….」
在妈妈说话的同时,胖子正在脱去妈妈的护士服; 幼嫩白皙的女性裸体在三个男人面对一览无遗,小腹部平坦紧绷像是少女一般;丰满的臀部和深邃的乳沟及令人称羡的双峰,还有已被挑起性慾的坚挺乳头,不时传出动人的「啊……啊……」叫春声迴荡在淫靡的病房里,淫蕩十分撩人的全身不断地抽蓄着肉体。合不拢修长匀称双腿间那粉嫩的阴唇还是湿淋淋的,等待阴茎插入鬆弛的张开着。任由小成对她身上上下其手,胖子为所欲为的在妈妈最宝贵的私处肆意爱抚,露出浓密的阴毛覆盖着她娇小的耻丘,这时却全都被淫水给沾湿。于是胖子伸手往她的纤腰一扶,顺着弯曲的身体,撑开白净无暇的双腿,手指用力在她的阴核搓弄,另一只手外翻她的小阴唇窥视及搓揉,我瞪大了双眼盯住妈妈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粉红色葡萄。
忽然地胖子伸直两指迅速戳进妈妈的阴道,「啊……喔……」突来的戳击让散逸着秀髮的妈妈挺直了腰,抽送到一直有『噗吱!噗吱!』的淫水声传出,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接着胖子狠狠地来回转动手掌,淫穴一直在一张一收的淫水直喷,胖子淫秽的大声说:「只有我才能激起你的性慾呀!蕩妇,平时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就想干你!」
淫水如泉涌出,像蜂蜜一样从胖子手掌滴落到地板。妈妈的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口中无法遏抑地不断发出娇媚的发浪春声,妈妈淫蕩的呻吟叫着:「噢…噢…我要…用力点…啊……啊….继续……好痒…啊……啊…快….帮我止痒…噢…噢…好舒服…」,惹得妈妈翘起屁股去迎合,闭着眼睛享受身体的快感,张开着樱唇娇滴滴的喘息呻吟「啊……啊…噢…噢…啊……啊…」,嘴角还挂着一抹口水。
两颗白嫩的奶子就倒挂裸露着左右摇摆,妈妈淫蕩的翘起屁股,雪嫩的翘臀骚淫淫的前后扭送着,这动作却让妈妈亢奋的像母狗般往后顶,没想到春药使妈妈已经变成这么主动,现在我的妈妈早就变成我不认识的陌生蕩妇,这种主动的要求与任何人性爱,是我出生到现在第一次看见,我想这个时候任何人姦她上她、操她、玩弄她都可以,妈妈是不会反抗任何人的,现在不管来姦玩她的男人是高矮胖瘦,通通不会拒绝,因为妈妈现在只想要阴茎,只想要阴茎塞满她的淫穴,渴求更多的性交为她止住淫穴莫名奇异的搔痒,渴望男人、任何男人,渴求阴茎、男人阴茎,粗瘦长短都没关係;只想做爱,只想要好好被干!阴户干坏了都没关係,只要得到一时的满足!阴户弄伤、弄坏以后再说。
胖子刚开始挑弄一丝不挂的胴体,妈妈时而低着头娇滴滴的喘息呻吟,闭着眼表情欢愉的张着樱唇并没太大反应;后来胖子两手抱住妈妈的臀部,舌头舔食着整遍湿润淫水的阴唇,吸吮着已经湿漉漉的阴户,吸吮着发出阵阵地「滋滋滋…」的声音。胖子边吸吮边说:「老大,他妈的又滑又湿喔!鹹鹹的,真他妈的爽!」
妈妈抬起头眉心蹙起,随即发出一阵大声地呻吟,然后呼吸急促的垂下无力的脸庞,手脚都不断颤抖着,下体不断的淫蕩摇摆,也不断的夹紧她的美臀,淫水早已经从大腿顺着涎流,诱人的双唇深吸一口气从喉咙发出淫叫声「不要停…啊啊…好爽…..用力点……小穴好痒….啊啊…..用力…小穴要……啊啊….好痒…..啊啊….继续……好痒…啊……啊…」,
龙哥淫笑地抚弄着妈妈的柔亮飘逸的长髮,顺而抚摸着脸颊至下巴;让妈妈扬起头看着他说:「美女,先舔舔我的老二吧!等等我们再做哦!」
妈妈迫不及待脱去龙哥的内裤,露出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的阴茎,妈妈饥渴的握住阴茎,先是熟练的套弄了几下,然后跪着缓缓张开嘴,毫不犹豫的把阴茎含入小口中,嘴唇上下摆头、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啧…』的声音。粉红的嘴唇,不但上下圈弄,还随着头的左右摇动而转动着,口腔中又暖又湿、吸力颇强不说,还用小巧的舌尖顶着龟头,时而含入两个大睪丸在嘴唇舔弄,令龙哥阴茎愈来愈胀大,嘴中发出『嗯…嗯…哦…哦…』的喘气声。
妈妈饥渴淫蕩的看着龙哥,吐出嘴中的老二,用手揉弄胀红的龟头,表情很妩媚眼神妖媚的挑逗着龙哥。胖子看见妈妈吸吮阴茎的举动,兴沖沖地脱去身上惟一的遮掩的内裤,显露早已勃起的阴茎,展现在妈妈为龙哥口交的面前,胖子淫威的说:「蕩妇,快舔我的。」
妈妈一手握住一根阴茎,变成两手互搓揉两支阴茎,粉红的嘴唇操弄着两根阴茎,不时地左右吸吮着,时而套弄一支老二,时而吸吮别支阴茎;用手揉弄龟头,舌头不停舔弄睪丸,双手不停搓揉阴茎,舌尖摆动舔食住阴茎,吸吮整只阴茎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嘴角时时流涎着口水,任由口水滴落在地上,我不时听到两人发出『嗯…嗯…哦…哦…』的声音,小成很享受的说:「嗯…哦…技术真他妈的棒,老大!比妓女…还厉害…嗯…哦…」
「小成,嗯…哦…她跟你马子小爱比呢?谁强?嗯…哦…」
「老大,嗯…哦…小爱…这个…妓女…嗯…哦…没怎么…厉害。」
「嗯…哦…受不了!这个比较强…嗯…哦…这个…强。」
胖子兴奋地对妈妈嚷嚷说:「蕩妇!你常帮…你老公…口交喔!」
妈妈边吸吮边说:「不…常…」
龙哥大声淫秽对胖子嘲讽着说:「她…天生就淫蕩…」
「哈…哈…」
我第一次看到爸爸以外的陌生男人阴茎在我眼前摆荡,而且平时时看到爸爸的老二都是软趴趴的,此刻此人却是翘高高的充血高昂着,持续勃起着挑逗着我妈妈,让我极度的难过悲伤不是别人勃起的阴茎,而是妈妈平常就不太喜欢骯髒的东西,有先天性洁癖。现在却欢愉的吸吮别人阴茎,我情绪有点坠落至谷底!
非常不想多看一眼妈妈淫乱的举止,内心又亢奋地令我目不转睛的瞄着,柔亮飘逸的秀髮,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恳求的眼睛伸起两只手将阴茎放进嘴里吸吮。本来勃起过的阴茎稍减成比平日胀大一些,看见这一幕,我又再次勃起翘得比先前更高,阴茎充血胀大使我有着性慾,心里不止地涌出阵阵的性冲动,我扭动着身体想解脱绳索束缚,终于内心的恶魔战胜了道德良知,『我好想加入他们哦!好想跟他们一起玩弄妈妈。』,击败的良知意识,换上撒旦邪念的想法,我不停扭动的下体,无法和他们参与也莫名激昂起想掏出阴茎手淫的慾望,『好想手淫…我快受不了…好想手淫!』绳索的绑扎双手,束手无策想抚平心中的性欲,我只能不停磨蹭地下半身的阴茎,一面看着妈妈淫蕩表情,一面看着妈妈被男人姦淫,我不断扭转下半身一上一下来回不停地抖动。
龙哥这时抬起妈妈的脸庞,一付正经的表情说着:「美女,回答我问的问题;不然我们就不做了!」
「啊…啊!…好…快点…问…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
「李…X…X」
「你总共和几个男人干过?」
「啊…啊!只有…噢…啊!我…老…公…啊…啊…」
「有曾经想和别人做爱过吗?」
「啊…啊!没有…想…过啊…啊!没…有…噢…啊…」
「那现在想不想和我们做爱呢?」
「很想…很…想,求求你…不要…再问了,快点干我,我想……想要被干…….快点….受不了了…快….」
「好,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和你老公,谁的老二大?谁的粗呢?」
「啊…啊!当然是…龙哥的…大啊…啊!龙哥…粗…啊…啊!给我…给我…」
胖子兴沖沖的对着我大喊:「臭小子!你有没有听到啊!」
「你妈妈说龙哥的老二粗,还比你爸爸大嘿!你这根遗传的〝小懒叫〞没用啦!」
龙哥搀扶起我妈妈到紊乱不堪的床铺,对我奸笑说:「你爸餵不饱你妈妈,我们帮忙你!」
妈妈瘫软地侧卧躺在床上「哼……哼……喔喔……哼」闭上双眼轻声发浪着,正等着阴茎。
龙哥套弄那根充血过度高昂的阴茎,翻正床上的妈妈,两只手正在撑开妈妈的双腿,妈妈湿淋淋的阴户也随之畅开。我远远地看着妈妈白嫩的双乳,大腿内侧那丛浓密的阴毛和稍稍浮凸的耻丘,龙哥淫秽地说:「呵…呵…臭小子,我要干你妈妈喽!」
看着龙哥对着妈妈的身体压了下去,妈妈那白嫩丰满的乳房软绵绵地被龙哥压着,双乳被重压下变扁变宽,龙哥的右手伸在妈妈的两腿间,想像得到正握着那硬梆梆的阴茎在搜寻我妈妈的阴唇口。
龙哥:『嗯!』的一吼,粗旷的猛腰用力的一沈,我似乎明了他插进去了。也就在这同时,妈妈抬起了头高声尖叫「噢……」一声,然后亮丽长髮垂落在床上飘逸,躺在床上喘息呻吟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妈妈在别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内心不禁醋意大发,我的心中这时真是醋劲与性冲动相交织。妈妈腰间的扭动在加快,还不断的挺起臀部以迎接齐强的阴茎抽送,开始享受这份期望已久的性爱。
俩人的嘴唇也吻在一块亲得十分投入,龙哥的腰部正用力的抽动着,下体的那根老二肯定正一进一出的在妈妈的阴道中穿插。而妈妈那细小的蛮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摆着,丰腴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男人的抽送。
「喔……再给我……快…用力…龙哥……噢……啊…喔…」俩人的嘴才刚分开,妈妈的淫语就随之而出,「啊喔……舒……服……快………喔…喔…用力……快……」
龙哥将妈妈翻了身来,从背后干起妈妈!
龙哥感受到自己的老二有被逐渐勒紧的感觉,表情满足的嚷嚷讚美声不断︰「唔……真紧…美女,你的阴唇夹紧着我老二…嗯…哦…爽…」
像极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双手伸直趴在床上,那个健壮的龙哥正从后面抓着妈妈的腰部大干特干,不时还听到床架『吱吱嘎嘎…』地激烈摇动的做爱声,龙哥老二深深的箍在她的蜜穴内,阴道变的又绵蜜又富有弹性,蜜肉层层交叠吸附着龙哥的老二,妈妈只觉得欲仙欲死,脑中已是一片空白,闭眼享受阴道剧烈收缩,以往不论怎么样都没有过这种感觉,早就一直痲痺着被动接受着高潮,心髒快要不能承受着刺激不停袭来。龙哥一边干,一边用一只手抚摸妈妈耻丘上的阴毛,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揉捏妈妈白嫩绵软的大奶子。
龙哥大声吼着说:「美女,嗯…啊…嗯…你儿子…嗯…啊…嗯…正兴奋的看着你被我干哟!」
当下,妈妈一听到嘴里发出嘹亮一长声的呻吟「喔……喔…」,内心羞愧到了极点,脸上浮出羞赧的表情,两眼无神似乎很享受期中的说:「喔……喔…小…明…啊…啊……不要…看…啊…啊…」
妈妈听到『儿子』两字,加倍她淫蕩的举止,亢奋地主动往后顶去迎合龙哥的老二,下体不断的摇摆发出只有在高潮时才会有的尖叫声,「啊啊啊啊…不行了…要洩了…不行了…要去…高潮……高潮…啊……喔……喔…」
接着妈妈发出一声尖叫,下意识的双腿一夹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痉挛,然后无力的趴在床上喘气着,「哼…喔…洩了…哼…哼…洩了…喔…喔…」
妈妈洩了淫水大量涌出,随着阳具的进出,这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妈妈的淫穴喷出来,淫水四面溅射溢流到大腿渍湿整遍床单。
龙哥肉茎持续的一深一浅地插入到妈妈的阴户内,妈妈已不是喘气呻吟,变为是在哀求哭叫声:「喔喔…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喔喔…不要了」
「好爽!我干……我狠狠的操……你的阴户太棒了……又热……又湿……我要把我干阴唇……干坏掉!」
龙哥边说边急速的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着妈妈两片阴唇内的阴道,而妈妈高潮后阴户敏感,双手紧紧抓着床单。
「喔喔…不要….啊啊….放…喔喔…..开….啊啊…….会…会死的….啊啊…不要….我受不了了…..不要…求….喔喔….喔喔…你…喔喔…..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喔喔…..哪里…会坏掉的…….喔喔……」
龙哥猛干着妈妈大声吼着说:「蕩妇,你…老公…强?还是…我强?」
妈妈被干到几乎虚脱哀求喘气呻吟:「你….喔喔……喔喔…你…比较….强…喔喔…不要….啊啊…」
「谁比较厉害?」
「你……你…呜……呜…喔喔……喔喔…比较….厉害.……喔喔……喔喔…」
龙哥继续奋力抽送几百下,房间内迴荡着『啪啪啪啪啪…』的声响,正是龙哥猛烈地撞击妈妈白晢挺高的翘臀,发出两人肌肤碰触间努力发洩淫慾的声音,越来越加快抽插的速度大喊:「嗯……嗯……我……我快射了……射了……喔喔!」
妈妈哀求着拚命摇头说:「喔喔…不要…射进……去….啊啊….求…喔喔….你….啊啊……不要….…..不要…….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龙哥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声僵硬,节奏变得缓慢,腰部用力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我妈妈的阴唇内,妈妈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阴道无力的收缩着,龙哥开始缓缓的拔起戳进妈妈下体的阴茎,妻子堪受不住而翘高下体想减缓拔出的刺激,龙哥倒抽一口凉气对胖子说:「呼…爽,小成该你了!」
妈妈一付呆滞张着樱唇喘嘘嘘的模样,窈窕的肉体瘫软地躺在床上,全身一丝不挂展露完美无遐的白净玉体,淫穴一张一收流涎出浓厚的精液,因药效持续在作用,妈妈有气无力的在床上娇喘着说:「再给我…再给我…我还要…快点再干我…」
胖子看着妈妈肉体瘫软地躺在床上,低头伸进了妈妈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舔起妈妈的阴蒂,妈妈不自觉地「噢……噢…」的呻吟,纤细的小蛮腰也随之扭动了几下,胖子不管妈妈的表情反应,继续在她的胯间努力着黏食吸吮,被龙哥干得高潮的妈妈表情呆滞虚脱的样貌,她再次感受到下半身的骚痒,体会到爱慾正快速的升腾;嘴中不时娇媚的嚷着:「喔喔……喔喔…给我…还要…喔喔……喔喔…还要…」
舌尖来回不停的爱抚阴蒂,妈妈表情再次欢愉的小嘴微张,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亲眼看着我妈妈和别的男人交欢,本来只有我爸爸才能享受她浮凸有致的身材现在却在别人身上求取欢娱,妈妈也已经不管是给谁轮流姦淫,我只怪妈妈长相貌美诱人,惹恼男人犯罪的慾念。另一方面,我却也觉得刺激无比,妈妈的媚态、妈妈的叫床声使我激亢不已,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静静地观看下一位男人接手,继续轮姦幼嫩白皙本来属于我爸爸该有的欢愉的肉体。
龙哥喘息的看着我微笑说:「你妈妈,是我干过女人中最爽的一个。」
「恨我吗?不要用仇视的眼神看我,我们只不过是代替你爸爸安慰你妈妈。呵…呵…你妈妈不错哦!等等有机会让你也尝尝…女人滋味」
我内心一阵!呀!让我也尝尝…此时那根充血的阴茎更加亢奋,因为我听到龙哥说:『等等让我也尝尝…』几个字,我内心的道德伦理早已抛弃,看过妈妈跟别人性交后,其实我已开始有着很想和妈妈做爱的冲动,那性慾早就积蓄在心底里蠢蠢欲动,听到龙哥的暗示。令我更进一步有着前所未有的性冲动,妈妈能跟爸爸以外的别人做爱,而且还两个人!那为什么我就不能跟妈妈性交呢?我会对不起妈妈吗?应该不会…应该不会…内心不止地反驳良知道德论述。
过了半晌,妈妈被胖子扶住腰,两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这时胖子握住自己的阴茎,顺势起身捧起妈妈丰满圆润的翘臀,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就插入了妈妈的阴唇内。胖子享受性爱的滋味,淫笑说:「喔!好滑哦!真…爽!」
「龙哥,里头有你的精液真是滑!」
龙哥『呵…呵…』地微笑着不说话!
「干着别人的妈妈,哦…嗯…嗯…嗯…他妈的…爽…」
龙哥眼神斜角看着我说着:「是呀!又不用负责!也不用花钱!」
妈妈被这句话激发起更大声「啊啊…啊啊…啊啊…」欢愉的呻吟,胖子阴茎正在抽动吼叫答腔着:「嗯…嗯…嗯…是呀!…嗯…嗯…哦…这个…比…小爱…还爽…哦…嗯…嗯…嗯…」
龙哥『呵…呵…』地微笑再次不说话!
胖子抱起妈妈身体站立着干,妈妈的两脚也缠住胖子的腰,双手已挽在胖子的肩膀上,趴在胖子身上被一上一下地挨着干,摇晃妈妈佼好的身躯。
由于妈妈的身材很高,坚挺乳房就在胖子胸腔前晃动,露出洁白圆润的翘臀,嘴里吐着听似凄泣的「啊啊…啊啊…啊啊…」淫叫声,淫水还不断从股沟间溢流滴落,整个房间里都是妈妈的发浪叫声「啊啊…啊啊….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啊啊…」妈妈赤裸裸的身体被小成抱起,那丰满圆润的翘臀间的两片阴唇,被用力干着抽插着。
胖子抱着妈妈一上一下摇晃,有些费力气的声音说:「蕩妇,你…哦…嗯…嗯老公…有用过…哦…嗯…嗯…这招吗?」
妈妈闭着眼叫声凄泣,呻吟声比之前还大声的说:「啊啊….好敏感….啊啊…没有……啊啊…」
「蕩妇,你…哦…嗯…嗯…爽…不爽…?」
「啊啊啊啊…爽…爽…不行了…不行了…又要…高潮……高潮…啊……喔……」
「啊啊啊…喔喔…阴唇…会坏掉的…….喔喔……会坏…啊啊啊…喔喔…」
过了几秒,耳际旁听见妈妈贴近的「喔喔喔…」浪叫声,胖子已把妈妈移往我身旁,似乎胖子非常知悉的男人心态,把妈妈脸庞贴在我的胸膛上,让妈妈整个身体伏卧在床边,让妈妈浮凸有致的曲线表露,幼嫩白皙的肉体,又挺又丰满乳房间的深邃乳沟,丰腴绵软左右摇晃的白嫩双乳,伏卧姿势使妈妈匀称修长的只腿挺高香臀,挺起白嫩肌肤的翘臀,表露丰满圆润的臀部曲线,胖子则是紧紧环抱住挺高伏起的翘臀加速猛干,『啪啪啪』的响声,正是妈妈的翘臀与胖子下半身两人肌肤撞击的声音,细腻白皙的肌肤此时也开始流着满身香汗,让我不时嗅闻到妈妈身上的香水味。
我看见妈妈丰腴圆润的白嫩翘臀被胖子手指紧紧深深地捏住,我真想一吐舌就舔着心目中敬爱的美女妈妈,如今却眼睁睁看她发浪地任由胖子姦淫取乐。胖子奋力猛干着,妈妈正享受发浪。
「…哦…嗯…嗯….喔喔….喔喔……喔喔…」淫叫着,此刻胖子一只手扶着妈妈纤细的蛮腰,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妈妈白皙丰满的大奶子,胖子在我面前姦淫着我的妈妈,在我眼前肆虐妈妈阴户的展现那丑陋阳具,正在抽送的阴茎上沾满妈妈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淫水。
妈妈抽插到欲生欲死说着:「喔喔…好…舒服…喔喔…给我…喔喔…给我…喔喔…」
「蕩妇,看看…你儿子…老二…是不是…翘着?哦…爽……爽…爽…」
妈妈迷糊中解开了我的裤子,脱下内裤说:「.喔喔….喔喔…翘着….喔喔….喔喔…」
胖子得意洋洋的猛干我妈妈说着:「我就知道…你是变态…,妈妈…被人干…还会翘…」接着说:「跟咱儿…子…说…舒不…舒服…?」
妻子淫乱的发浪淫叫说:「啊……啊……啊……啊…小…明…妈妈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呵…呵…真的是…一个…慾求不满…的…蕩妇…」
「是不是蕩妇呀!」
「喔…喔…喔…是…喔…喔…喔……啊……啊……啊…是…蕩…妇…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喔喔…给我…喔喔…」
胖子更加速猛干我的妈妈,不时传来『啪啪啪』的撞击妈妈肌肤的声音,胖子抬起头来「啊啊…啊啊…要了…啊啊…啊啊…啊啊…要了…」的大声吼叫。
妈妈大声地尖叫「啊……啊……啊……啊…」,胖子下半身强烈的抽动,然后将阴茎猛力一顶撞击两片阴唇间的阴道内后,整个人僵着停止了动作躺伏在妈妈的背后,妈妈瘫软地趴伏在我的身上,秀髮乱紊不堪在我胸脯。我倾听到妈妈娇柔的喘气声,一付呆滞张开着嘴唇,似乎感受着刚刚性爱的感觉。
此时,胖子将紧密结合在两片阴唇间的阳具拔出,阴户口随后伴着淫水滴流出一堆白色的精液,我明白他射精了!胖子的龟头口也稍流出一点浓白的精液,呼了一口气喘息地坐在方才做过爱凌乱不堪的床铺。
龙哥对胖子说:「先喘口气,等会还有更好玩的。」
小成高兴道:「哇!还有更好玩的…YA!」
龙哥扶起我妈妈到方才做过爱凌乱不堪的床铺,这时胖子满足的抚摸妈妈的脸颊,此刻妈妈瘫软不动喘气着躺卧着。龙哥再次走近我身旁,拉开塞在嘴里的毛巾,我怒喝了一声「我会报警!」龙哥凶狠的恐吓着回话:「你淫蕩妈妈的性交画面,全在床头柜的摄影机内,你报警我就在网路上公布,嘿嘿!看你狠还是我狠?」
龙哥恐吓着奸笑说:「你试试看呀!你看我会不会把你俩母子监禁一辈子,每天操你妈妈三次,呵…呵…再叫一堆小弟玩…你妈妈!要不要试试呢?」
我一付不知所措的慌乱,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说:「不要!好…好…你不要这样!」
龙哥这时露起奸笑说:「你听话点,以后有机会让你也玩玩你妈妈。」接着看着手錶嚷嚷着说:「也差不多要来了。」
过了一阵子,房门外远远地传来脚步声,远方依稀传来谈话的声音;脚步声渐渐地走近,我这时确定的是一男一女谈天及嬉闹声,『呃!龙哥所谓的贵客过来了!』此刻,我又莫名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内心又莫名的兴沖沖期待着,那阴茎又莫名冲动的勃起翘高充血着。
脚步声及谈笑声越来越近,我仔细聆听,剎那间,惊觉起那熟悉的一男一女的音调,内心嚷嚷着:『咦!这不是刘医生和芝莉阿姨的声音吗?』继续想着:『对了!芝莉阿姨是大夜班,从新医院回来换班的,救星来了! 可以叫刘医生立刻制服两人,并马上报警;有救了!』
过了半晌,刘医生和芝莉阿姨走到房门口;芝莉阿姨当下『啊!』的一声,整个人吓呆着伫立在门口,她瞧见二男一女全裸着在房间内,而望见我绑在床铺上;她看到地板上一件件脱去的衣物,芝莉阿姨眼尖看到白色的护士服,刚从护理站走来都不见护士长的身影,她可以确认的是护士长被强姦了!
这时刘医生把芝莉阿姨推进房间内,我抬头看到了他们俩人,我立刻对着刘医生大声的喊着:「刘叔叔!快去报警!快!」
刘医生眼神正看着瘫软躺卧在床上全裸的妈妈,大声的喝斥着说:「你们!这两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龙哥连忙和缓的口气说着:「小刘,别这样啦!看她的骚劲,真的令人忍受不住。」
刘医生笑笑的说着:「你们这两个王八蛋,我一手策划被你们先拍上了。」
龙哥不好意思笑说:「好啦!好啦!小刘别生气,下次优的换你先上。」
「这还差不多。」
龙哥指着芝莉阿姨淫笑着说:「你们家的女人可以借我们吗?」
刘医生一手大力把芝莉阿姨推向龙哥说:「拿去用!女人本来就如衣服,况且我是医生,不怕没女人玩。」
龙哥转移眼神在芝莉阿姨娇嫩的身材说:「小成,把她绑起来!」
芝莉阿姨似乎惊觉自己落入陷阱,想要逃离房间却被胖子一手猛力抓住,刘医生本来就伫候在门前脸孔露起淡淡地淫笑看着芝莉阿姨;芝莉阿姨呼喊着:「不要…这样…放开我!不…不…要…呀…不…」
此刻,惊愕的是我的眼前这幕,我最敬重的刘叔叔竟然背叛,我不敢想像的是联合两人玩弄我的妈妈,我心情几近崩溃;真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打醒了我,我目光狠狠地看着刘医生说:「刘叔叔,咒你早点下地狱。」
刘医生得意的看着我说:「很怨吧!」
「谁叫你妈妈长得怎么标緻,哪个男人不想上她呀!」接着继续说着:「忘了告诉你,龙哥和我是大学时认识的同校朋友,他卖管製药品被捕入狱,呵…呵…其实我和他是一起卖管製药品的药头,这家伙讲义气没供我出来,真的是好兄弟。」
这时手脚被绑住的芝莉阿姨躺在地上挣脱着,目光看着刘医生泪汪汪的呜咽说:「亲爱的,你怎么这样对我!」
「你…啊!笨啊!其实接近你是想认识XX啊!XX这女人长得夭寿漂亮,早就想操她嘿!谁叫你傻傻地陷入我精心设计的计谋中。」
这时我看到芝莉阿姨『呜…呜…呜…呜…』的哭泣着,整个人手脚被绑住听到刘医生的话似乎崩溃!
龙哥对刘医生商议谈论着,伸手指着我说:「你家芝莉我想给他干,行不行?」
刘医生爽快的说:「随便呀!他干我女人,我干他妈妈,合情也合理。」
「小成!」
「来了。」
「我们游戏要开始喽!等会你当摄影师,我当导演!」
「OK!OK!」
龙哥伸手指着我对胖子奸笑说:「等一下我注射强力春药时,先不要拍摄哦!等他发情时再开始,我要让他变成共犯;如果他报警也百口莫辩!哈…哈…」
刘医生听完后淫慾说着:「芝莉交给你们处理喽!换我去爽了!别吵到我享受!」说完走近我妈妈床铺那里。一手立刻抚弄着我妈妈丰腴的乳房,妈妈『喔喔…喔喔…』发出娇柔的叫声。
「XX,你知道我是谁吗?」
「喔喔…我…知…道…喔…你是…喔喔…刘…医师嘛!」
刘医生嘴唇吸吮着妈妈白皙绵软的乳房,一手不时地挑逗再次被刺激坚挺的乳头,另一手抚摸磨蹭着妈妈阴蒂,我听到妈妈呻吟声再次传起:『噢…噢…我要…用力点…啊……啊….继续…啊……啊…快…噢…噢…好舒服…』
「XX和我做爱好吗?」
「好…喔喔…好…,求求你…快点…不要…再说,我想…想要被干……快点….」
此刻,我转移目光看到龙哥从床头柜里掏出另一支针剂硬生生的打到我手臂上,我只感到一阵疼痛!我目光看到胖子也跑到床头柜,拿出一颗白色长相像似大药丸的按摩跳蛋,拉开芝莉阿姨粉红色内裤狠狠的塞在阴户内,芝莉阿姨呜咽地『噢……』的一声,护士裙中的内裤里,那两片阴唇正夹着按摩跳蛋,震动时一直发出『嗡嗡嗡』的作响,芝莉阿姨不停地磨蹭想要止住跳蛋震动的搔痒,无法遏止的扭动着腰,扭动着身体来减轻这种感觉,白嫩嫩的大腿曝露出来,赤裸裸曝露出粉红色的内裤,两腿内侧的内裤间可以瞧见微凸的跳蛋痕迹,而诱人的双唇开始发出娇媚的声音:『喔喔…不要…不要…喔喔……放了我…喔喔…不…不要…』
突然间我想起刚被注射春药,想想等会药效发作想要跟女人性交,望眼看去房内也只有妈妈与芝莉阿姨二个女人,『哦!不行跟芝莉阿姨,她跟妈妈是要好的同事。』怎能跟认识的女人做爱呢?龙哥说:『等等有机会让你也尝尝…女人滋味。』
竟然是我所认识的芝莉阿姨,我怎能狠心的姦淫,我不能这般的淫乱而没有道德良知,那等一下是干我的妈妈呢?还是强姦着倒卧在地上的芝莉阿姨呢?我不敢想像接下来姦淫那个女人,想到这脑海竟想起龙哥刚玩弄妈妈的场面,我竟呼吸急促着下体莫名的亢奋,怎么会联想到『竟然一堆人玩过也不差我一人』的邪念,也许是心情亢奋的关係加速起药效作用,我体内开始有种莫名的躁热蠢动着,全身到处开始敏感。
「呃!好热…」整个人好像燃烧似的,头脑也晕眩着,提手时也像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力气,我开始对声音及光线充满敏感,感觉全身软软的热热的想要磨蹭我的下体舒解,内心的理智和性慾不断地交错,我感到满脸潮红,不自觉的呼吸急促而喘息加重,目光此时对女人的曲线充满敏锐,尤其听到妈妈被刘医生挑逗起『噢…噢…啊……啊.…喔喔…噢…啊…啊….…噢…喔喔…』愉悦的呻吟声,令我不禁地想加入刘医生姦淫妈妈的举动,我难受皱着眉头说:「呃!好热…好热…好难受…」
目光又被绑缚住躺卧在地上的芝莉阿姨吸引,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芝莉阿姨身穿白色的护士服,那娇弱的身躯不停地扭动着,我视线瞄着她的胸部,那微突的乳房随着她的喘息一上一下着,被跳蛋挑逗到不断的皱住双眉,脸庞看去是满脸红晕一付不安的神情,也许是拚命克制跳蛋勾起性慾,下体却已经开始不安的耸动着雪白俏臀,看着娇小的翘臀让我不断挑起邪念。
喔!超想用充血的阴茎姦淫进去芝莉阿姨两片阴唇里,视线停滞在玲珑有致的双腿曲线被深深吸引住,眼睛却一眨也不眨地朝往粉红色内裤瞧,内裤内浮凸的跳蛋痕迹,『嗡嗡嗡』的跳蛋不停作响,夹在两片阴唇内按摩跳蛋,却被龙哥手拿无线调控器无情地调高振蕩速度,剎那间,诱人双唇娇滴滴的不断吐出一些不明的咿语,依稀听到芝莉『喔…喔…喔…喔…喔…』发出更大声呻吟,下体持续不断的摇摆。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到自己快被渴求淹埋,我的嘴里的唾液开始的增多,快捱不住慾火的焚烧,意识渐渐地战败在淫念的威势底下。意识不清的依稀听到龙哥说:「小成,呵…呵…那家伙上火了!可以解开他啦!呵…呵…解开后马上摄影。」
过了半晌,终于解开了我的绳索;脑海里浮现是刘医生玩弄的女人,脑中是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她是我的妈妈,现在我的眼里只有女人,渴望女人!顾不得刘医生正在姦淫自己妈妈的愤恨,意识不清的走近刘医生挑逗妈妈身旁;我抚摸着妈妈坚挺丰腴的乳房,依稀听到妈妈呻吟着『噢…噢…老…公…喔喔…噢…噢…喔喔…』的淫声,我嘴边泛起一丝猥亵的笑对刘医生乞求:「让我玩吧!好不好?」
刘医生奋力推开我,指着倒卧在地上的芝莉阿姨大吼说:「滚开,你的食物在哪里啦!」
我意识不清的顺着刘医生指引看到芝莉阿姨,眼里已分不清躺卧在地上的是妈妈好同事芝莉阿姨,耳里不断听到刘医生玩弄的女人欢愉声,『喔喔…喔喔…喔喔…』不停地刺激着我感官世界,升高我动物本能的兽慾;我看到芝莉阿姨这女人,我的动作犹如饥肠辘辘的狼,立刻扑向无辜的羔羊;她是我的猎物!我狠狠地啃食我得来不易的食物,眼神闪现出饥渴的目光,她是我的猎物谁都不准抢的心态出现,芝莉阿姨不断地哀喊乞求着我,此刻到手的食物我怎能会放开吶!
我迅即的脱去衣物,扒开洁白的护士服;『叭!叭!叭!』传来钮扣四散的声音,粉红色胸罩掩盖住粉嫩的小乳房,芝莉阿姨惊惧的双膝紧靠,我又猛力的扯下芝莉阿姨粉红色奶罩『叭!』的一声,微凸的双乳展现眼前,微微凹下的乳沟,那粉红色乳头早已被跳蛋刺激的坚挺兴奋着,芝莉阿姨眼泪汪汪的怜求说:「喔…别…这样……小明不要呀!你…醒醒呀!我是…芝莉阿姨啊!小明…」
我肆无忌惮开始爱抚搓揉她的乳房,芝莉阿姨呼吸急促呜咽着说:「噢噢噢…不…小明…不…不要…别这样…,喔喔…喔…小明…不要啊!噢噢…我是…你妈妈的…同事!喔喔…喔……不要…」
我端详了一下芝莉阿姨的白嫩肌肤,一只手开始轻柔地爱抚着乳头,一只手缓缓的往芝莉阿姨下半身掀起洁白的护士裙,从粉嫩的两腿内侧往上摸着,芝莉阿姨下意识的警觉使双腿一夹,却被我一手扒开显露出雪白俏臀,此时我的手隔着内裤紧贴住两片阴唇中的跳蛋不断地磨蹭,芝莉阿姨从喉咙发出的呜咽悲泣声,突然尖叫的发出一阵『啊…啊…喔喔…喔喔…』之喘气呻吟声,芝莉阿姨呼吸急促娇喘的拚命摇头低声啜泣,脸庞略带着一丝羞耻及一点恐慌的神情,芝莉阿姨呼吸急促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着:「啊…啊…不要…噢噢…会…喔喔…喔…会…撑…不住…噢噢…想要…啊…啊…喔喔…喔…」
我这时饥渴地开始扒开脱解绳索,饥渴地扯裂透明丝袜、扯破粉红色内裤、拔起夹在阴唇内的跳蛋随手抛掷,双手用力紧压芝莉阿姨的两只手臂,开始肆意吸吮舔食芝莉阿姨一丝不挂的胴体,少许的阴毛覆盖着她娇小的耻丘,淫穴早已经被跳蛋剧烈刺激到湿漉漉,脸颊不禁浮现出一阵羞赧,也许是花样年华的年纪仍未尝试过不同的男人,脸颊泛红娇滴滴的羞愧着,闭着眼呆滞的张着嘴唇,现在任由我为所欲为的用手指在她最宝贵的私处乱捣乱插,不时发出一两声发自喉咙深处的轻哼,手指不停的插入两片阴唇内,阴户里湿滑滑的感受到温热的体温,来回地抽插阴户不时有『噗吱!噗吱!』的淫水声传出,芝莉阿姨「喔…喔…」地呻吟,开始发出舒坦持续的淫叫声。
在远方竟传来阵阵地发浪的声音,原来刘医生已用它黝黑的阴茎正在插着妈妈的淫穴,此刻我没有一点愤怒及难过,我脑中只想吃目前这个猎物,依稀听到妈妈「….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的淫叫着,刘医生边干边大声地嚷嚷的吼着说:「臭…婊子,终…于…上了…你喔!上班都…花枝招展的,到底……想诱惑谁…呀!说…哇!」
「啊啊…啊啊…啊啊…」
「说呀!」
「啊啊…啊啊…你……啦!喔喔…好敏感….啊啊….喔喔…不要了…不要了……」
看到这一幕又激起我更强的兽慾,我套弄已充血勃起的阴茎,撑开芝莉阿姨的双腿;稀少的阴毛浮凸的耻丘下,那湿透的阴唇鬆弛着半张开等待我干它,我将芝莉阿姨一双腿扛在我肩膀上,芝莉阿姨伸手想止住我的举止呜咽拚命的叫着:「小明…不要!」
在这同时我使劲用力一顶插进芝莉阿姨的阴户内,芝莉阿姨大声叫着:『噢……好痛…』一声,头无力的垂下,当下我只感受到跟我想像一样,芝莉阿姨的阴道真的好紧,跟刚被我开苞的女友一样,阴道绵蜜又富有弹性;阴道的淫水湿润滑溜着,淫穴又不时一张一收吸附着我的老二,深深的箍缩在她的蜜穴内;感受到芝莉阿姨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的前后扭送着,嘴里传起「哼…喔…哼…哼……喔…喔…」的欢愉淫叫声,我继续奋力抽送着;竖起耳不止听到芝莉阿姨的淫蕩忘情叫声,远远地也可听到妈妈「喔喔……喔喔….啊啊… 」的呻吟声。
房间内全是一丝不挂的裸体,四男二女赤裸裸的胴体交杂着二个女人忘情的淫秽叫声,四个男人翘高高的充血高昂着阴茎,像似酒肉林集体群交的景象,房间内充裕着淫靡的气味,刘医生亢奋地干着表情流露妩媚的妈妈;妈妈的柔亮飘逸的秀髮不停地摆动,我奋力来回扭腰使阴茎猛插芝莉阿姨的阴唇,芝莉阿姨清纯脸庞间双眼微张流露享受的表情,房内穿插二个女人发浪淫慾的声响,龙哥翘着充血的阴茎观赏,胖子手拿摄影机勃起着阴茎拍摄着,而刘医生的阴茎沾湿着妈妈的淫水来回不断地抽插着,而我的阴茎正在干着芝莉阿姨的阴唇享受着,呻吟声不停激荡迴绕在房间四周。
此刻,房间内迴荡着『啪啪啪啪啪…』的声响,正是猛烈地撞击妈妈白晢挺高的翘臀,发出两人肌肤碰触间努力发洩淫慾的声音;我也开始继续奋力抽送阴茎,也传起『啪啪啪』的响声,正是下半身与芝莉阿姨的翘臀发出两人肌肤撞击的声音,我一时感觉到射精的冲动,大吼着:「嗯……嗯…不行了…我……我快射了……」
芝莉阿姨在欢娱中惊醒,拚命摇头说:「喔喔…不要…射进……去…啊啊…喔喔….啊啊……不要….…..不要…….喔喔….喔喔……喔喔…我…不…想怀孕…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嗯……嗯…耍……要射了……嗯…」
「喔喔…危…险……啊啊….期…喔喔….你….啊啊……不要….…..不要…….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我吸了一口气喘嘘嘘的说:「喔…喔!射了…」腰部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的阴唇内,看着芝莉阿姨的阴唇剧烈地收缩着,淫穴一张一收的把混浊白色精液从里头逼流出来,从大腿内侧的阴户流涎到圆润的臀部溢流下地板上,芝莉阿姨瘫软的喘息躺着地板,我有气无力的气嘘嘘伏卧在地上。我开始感到渐渐地疲惫很想沉睡,已不管是不是在地板上,晕眩地意识不明,我真不知刘医生与妈妈哪个时候性交结束!有些记不得那一段记忆;但疲惫不堪即将沉睡依稀听到刘医生说:「呼!真爽,弄一次真不过瘾!等等到我住的地方再干几次。」
龙哥说:「那这家伙呢?」
「随便找间洗衣间空仓库丢弃,星期日很少人上班,反正旧医院空蕩蕩的不会发现啦!」
「小刘,楼下警卫怎么应付?」
「你忘了我是这间医院的医生啊!我扶不舒服的同事去新医院看病,他不会多说什么的。」
「呵…呵…!呵…呵…!」
「大哥!我还想再爽…我们快走…」
听到这我已失去意识沉睡去……
之后,不知何时甦醒来;我摸着胸口看了一下身体,我竟换好衣物坐卧在阴暗的空蕩蕩的房间里,眼睛环绕四周围一物也没有,瞧着手上的表心中惊骇着:「昏睡了二个小时多,咦?我妈妈呢?在哪?会不会在…?还是回家了呢?」
我惊慌地起身离开,趋车赶往回家的路上……
不到半小时我赶回家里,四处找寻不到妈妈的身影,她现在正在干嘛呢?三个男人带走我妈妈去哪?正在姦她吗?绑着干吗?还是用按摩阳具在玩?SM?或者是三个同时姦淫4P?我拨打电话号码…担忧妈妈软弱的身躯经不起多人姦淫,但是电话总是『嘟…嘟…嘟…嘟…』完后,总是没接!怎么办?我烦恼着不停思索担忧!